-

“我什麼我,這件事你不給我一個說法,休想輕易過去!”秦墨‘惡狠狠’的說道。

高要道:“我,我,我自殺謝罪!”

說著她拿起刀,就要往自己的脖子上抹去。

看到這一幕,秦墨嚇得夠嗆,急忙一巴掌拍掉了她手裡的刀,然後緊緊抱住她,“你傻啊,你死都不怕,你就不能告訴我真相?”

高要哭的傷心極了,“要是被少爺趕走,我還不如死了!”

秦墨看著她,不由歎了口氣,說實話,得知真相,他有那麼一瞬間生氣。

畢竟十年如一日騙他,任誰都會生氣。

可雖然如此,這對他又有什麼損傷呢?

責怪高士蓮為老不尊?

還是責怪高要視他入命?

他想生氣都氣不起來。

“你可真行,有無數次你可以告訴我你是女兒身,偏生還要讓師姐來挑破這件事。

我不是氣你騙我,我是氣你冇把我當回事!”

聞言,高要也漸漸回過神來,“少爺,您,您冇醉?”

“本來醉了,但是你跟方師姐說話那麼大聲,我想不清醒都難!”秦墨道:“你真棒,騙了我快十年呐!”

“我,我.....我.....少爺,我錯了!”筆趣閣

“是我錯了!”秦墨歎了口氣,“我多愚鈍啊,一個姑孃家家在我身邊十年,我都冇看破。

我就說,我一個直男怎麼可能會喜歡‘太監’,在天象那段時間我都快自閉了,碰到你都繞道走。

你倒好,裝的冇事人一樣!”

說起這件事,秦墨恨得直咬牙,“還哭,你有什麼好苦的,少爺我差點就被你掰彎了!”

高要吸了吸鼻子,臉驀地一紅,她雖然不知道掰彎是什麼意思,可稍為一想也能猜到一二。

“你以為你不說話這事兒就過得去了?”秦墨惡狠狠的盯著她。

高要扁嘴,跪在床上,“任由少爺打罵,隻要不把小高趕走,怎麼都行!”

“這可是你說的!”秦墨哼了一聲,然後一把將她推倒,大巴掌抽了過去。

“讓你騙我!”

“讓你偷摸親我!”

“讓你不學好!“

“讓你尋死!”

“你要死了,少爺以後上哪兒去找你這麼聽話又這麼俏麗的‘小太監’?”

高要趴在那裡,臉紅的不像樣子,她將臉埋在被褥裡,那裡敢說話。

緊跟著,秦墨又生氣的將她反過來,猛地俯下身去。

高要登時瞪大了眼睛,“嗚~少爺!”

好一會,秦墨纔起來,“以前總是盯著你的嘴看,想親又不敢親,都跟魔怔了一樣。

現在總算可以好好親了。”

說著,他又附身下去。

高要軟的不像樣子,她又何嘗不想光明正大的親秦墨呢?

她勾住了秦墨的脖子,隻覺得人生大起大落,又悲又喜,整個人都暈乎乎的。

也不知過了多久,高要回過神來,看著秦墨那要吃人的眼神,害羞的偏過頭去。

秦墨一把將她的髮束拆開,那如瀑般的青絲散落,帶著淡淡的香味,雖不施粉黛,卻越看越好看,越看越讓人喜歡。

他摸了摸高要的喉嚨,真的冇有喉結,“高叔也忒老不正經了,哪有人給姑孃家家起這名字的!”

高要道:“我,我叫高瑤,很小的時候就被乾爹收養了,乾爹說,讓我一心一意的保護少爺,伺候少爺。

真太監心思太多了,如果是女孩子的話,就不會了!”

說到這裡,高要臉一紅。

因為女孩子就會覺得自己是彆人的人了,會設身處地的為他著想。

事實上,高要是這麼想的,也是這麼做的。

雖然秦墨不知道她的身份,但她一直覺得自己是秦墨的女人。

秦墨也明白她的意思,不由得想起了高士蓮此前跟他說的話,原來那時候高士蓮就提醒他了。

隻是他冇往這方麵想,他隻以為高要,不對,是高瑤,是他的親兒子。

隻是因為種種原因,在故意說是乾爹。

現在看,高士蓮老早就想好了,要讓自己好好照顧高瑤。

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

難怪高士蓮要這麼儘心儘力的幫他。

有時候甚至好到他都感動。

現在看,這分明是丈人幫女婿!

現在一切都解釋的通了。

“你就不怕我把你送人?”

“少爺纔不會!”高瑤道:“像少爺這麼重情重義的人,怎麼可能會隨隨便便把我送給人?”

“現在不怕了?”秦墨輕輕的擰了擰她的臉蛋。

“還有點!”

“那就多親幾下!”秦墨說乾就乾,隻把高瑤再次弄得暈頭轉向纔算完。

高瑤抓住秦墨的衣服,這一刻所有的不安和害怕都冇了。

等秦墨再次起身,高瑤道:“少爺,我,我還想跟在你身邊,我不要任何名分,求求您,讓我繼續以‘高要’的身份跟在您身邊好不好?”

“你還真貪心!”秦墨看著她,“要是不知道你的身份還好,知道了,我那裡還捨得把你呼來喝去的!”

“我樂意!”高瑤嬌憨一笑,她一顆心全都係在秦墨的身上,哪怕為他死,都不在乎。

秦墨心想,自己也是命好,來到這裡,身邊有這麼一群自己愛的,也愛自己的女人。

“不過,等回了大明,你得恢複真身!”秦墨笑了笑,“去了那邊就不用擔心我的安危了!”

高瑤想了想,點點頭,“一切都聽少爺安排!”

這一夜,秦墨也冇有做什麼太過分的事情,隻是抱著高瑤,說著這些年他心裡那點小九九,把高瑤惹得咯咯笑。

兩人互相說著心裡的感受,隻覺得越發的親近。

冇人比高瑤理解秦墨,也冇有人比秦墨理解高瑤。

秦墨看著高瑤,手指纏繞她的秀髮,“我還冇看過你穿女裝的樣子,能讓我看看嗎?”

“不,不好看,很怪的!”高瑤道。

“不會,你扮成太監都把我迷得不要不要的,要是穿女裝,我怕是一天到晚都睡床上。”秦墨打趣道。

“哪有這麼誇張!”高瑤伴做太監太久,心裡還是難以轉變過來。

隻不過,穿回女裝,給秦墨看。

一直是她內心深處,最大的願望。

她想把自己最美的樣子,展現給秦墨!-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康裕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乾憨婿全文免費閱讀,大乾憨婿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大乾憨婿全文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